一品泊

http://www.yipinpo.com
一座手工城。有人。有物。有买卖。

©一品泊
Powered by LOFTER
 

民族风的特色,DIY手工创意配饰作品

高原在配饰中蜕变重生

这名叫高原的设计师也是那个摄影师高原,曾因一段恋情轰动一时的高原。在沉寂一段时间后,2009年她悄然成立了自己的手工配饰品牌“源”,这也将她重新带入了公众视野。她将这个“源”字解释为——源源不断,源自内心。“源”的每一件作品从设计到制作都是她独自完成的,设计灵感是她的各种心路历程。与之前不同的是,这一次她不再选择直接面对,而是采用很抽象的表现形式,不太容易让人看得懂。高原对记者说:“我也在想是不是要写点文字的小卡片放在旁边,但是那个文字又不是我的强项,有的时候觉得我说的可能都是废话。今天这个采访说给你一个人听,就等于说给了几十万人听。我觉得这样挺好的,省得我说几十万遍了。”



每一件作品都是需要呵护的孩子

和记者见面的时候,高原戴着一个铜质的“双喜”图案的胸针。“新做的东西我都要试戴一下,像这个就有问题,头重脚轻,得拿回去改。”这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,愿意感受它的每一个状态。

其实高原自己也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,她与手工配饰的故事便开始于她的童年。在高原的家里,她的父亲有一间自己的工作室。工作室里有一个非常大的工作平台,上面摆着一桌子榔头啊、手锯啊那样的工具。每隔一阵子,高原的父亲就会做出一个小凳子,或是一个气派的大帆船。高原认为,父亲的这个爱好从小就影响了她。从14岁的时候,高原开始迷恋手工。但她也只是像小时候身边普通的小女孩一样,没事的时候就串串珠子编编绳结。然而与其他小女孩不同的是,高原这个爱好一直持续了十几年。


2008年在朋友的引荐下,高原认识了现在教她制作配饰的师傅。让她与配饰的故事有了新的篇章。那位师傅是一名传统的匠人,在工艺美术厂干了一辈子,带出了无数徒弟。高原至今还清楚记得刚见到自己师傅的感觉,“去了以后一下就觉得这就是我一直想寻找的方向,可以把我对手工的热爱完全释放出来。”

拜师以后,高原开始学习做蜡模、淬火等基础工艺,从头学起。“我师傅就老说我,你必须得进步,靠你现在这点东西没法混饭吃,对我要求特别高。” 然而高原并没有想那么多,“我现在就是单纯的想把这个东西学好,因为我特别喜欢这个,而且我也希望有人能够喜欢我做出来的东西,这样我就非常满足了。”正是对制作手工配饰有一种源自童年的热爱,高原说自己的作品在父亲和师傅的眼中都是不成熟的,就像永远都长不大的孩子,需要在他们的呵护下成长。



把心情做成配饰


其实,在高原的作品中也总是充满着童趣。她对待手工配饰的感觉就像儿童手中最心爱的玩物,总能不断发现新的玩法,有时也会稍微恶搞一下。第一个系列是大自然中的景物,树、蜻蜓、房子什么的,线条和造型都不算规整,很像儿童手中的橡皮泥或蜡笔画。最新系列名为“Notes”,意为记录、随笔。就像小女孩在成长时会写日记一样,把自己当时想表达的情感用手工配饰的形式表达出来。很多品牌都在制造故事吸引人来购买,而高原的作品都是用她的心情故事做成的。选择佩戴哪件,也就选择了哪一种心情。

“我设计过一对戒指,它上面是圆周率的数字,3.14……一枚是崭新的,还有一枚已经是磨损的,粗糙的,快完蛋的,其实我是想表现我和我妈妈,感叹那些时光让人逝去的东西。等于说代表我的那枚戒指现在还是崭新的,而另一个已经老了,可能再过一段时间那枚戒指就更旧了。他们虽然都是 3.141592……都是一个无限循环,其实这有母女的感情在里面。”

高原说,现在工作累了烦了的时候,就会想去做一件配饰。把脑袋里憋住的想法,都倾诉到这件作品当中,“这是一种放松方法,做完这件配饰后我可以重新出发。”



黄铜其实很奇妙


高原设计的配饰几乎都是铜质的,造型富有童趣,线条不太规则、流畅,很像儿童手中的橡皮泥或蜡笔画

高原设计的配饰几乎都是铜质的,线条不太规则、流畅,图案甚至很质朴,处处显示出手工打造的痕迹。“也许这种朴实的材质更能接近童年的本质吧。”高原解释到。黄铜在淬火后泛出淡淡的金光,让人有种历经沧桑的感觉。高原说自己小时候喜欢银质的东西,但现在渐渐地更加喜欢铜了,“看着厚重不是特飘,又没有金色太炫耀的感觉。”因为以铜为材质的配饰反而比较少见,798尤伦斯艺术中心也邀请高原的作品入驻其间。高原说她一直有一个想法,希望能扭转中国人买配饰重视材质的传统观念。“我希望大家能够多重视设计,而不是材料本身值多少钱。其实铜这种材质可供设计师发挥的空间很大,质感、颜色、材质、新旧的微妙变化都可以改变一件配饰的感觉。这种变化真的很神奇。”

2009年9月,高原在三里屯举办了一次个人配饰作品展。她以为,自己设计的东西只有特别文艺的人才会喜欢,后来经过询问工作人员,她惊奇地发现“很多或者要买的,或者要订的都是白领,还有很多人是根本想象不到的那种人,居然还有上岁数的老人”。看来藏在故事中的童年纯真,或许并不需要过多解释,这些感情本来就是可以直达人心的。

http://www.yipinpo.com/talks/12164